那一直藏在心底, 名叫「我们」的习惯

他走了以后,你只能书写,只因为好像,惟有书写才能真实记下他来过的痕迹;惟有书写才能成功说服自己,曾经有过「我们」。这些一个又一个的字、一篇又一篇的文章所组成的「回忆录」彷佛是对着自己吶喊证明着:我们真的遇上过,有缘份过,还爱过。


显然的,在他离开的那千个日子里 … 「我们」这词早已没出现在生活里面过。我想,恐慌的不是「他」不在,而是不再有「我们」。
女人以为是忘不了他、以为是承受不了失去他、以为是无法忍受没有他。到头来才发现,最令人心酸的且无法释怀的不过只是,那一直藏在心底,名叫「我们」的习惯。

-----广告-----


应该早要习惯的「没有我们」以为自己早就习惯的「没有我们」以为早就坚强到不会再因为「我们」而感到恐慌的你,却还是难敌那伤心偶像剧瞬间投下的情绪弹,排山倒海的伤心就这样炸开来。虽然早已不会突然走在街上就哭出来或是醉生梦死的在过日子,但,说起快乐吗?我想只能勉为其难的称上「我过的很好」
还记得刚分手的那时,曾经问过他:
女人「你快乐吗?」
男人「还好阿」
女人激动地问着「什幺叫还好?」
男人依旧淡淡地回应「就还好阿!」
女人语气很是哀伤,像在告别式上语略哽咽地诉说着「我希望你每一天都很快乐,真的。我希望你快乐 … 」
男人一脸无奈地看着女人「…哪有人每天都很快乐的阿」
男人叹了口长长的气,彷佛是有股无形的压力在倾吐着生活上的无奈「偶尔快乐吧。但大部分日子,都还好阿 … 唉」
突然我们都沉默了下来,或许沉默是现在最好的表态吧。
「………」
过了多久不知道,突然你开口了。
男人「有你的时候,我每一天都好快乐 … 」
女人想起自己从「不好」到「还好」最后到「我过的很好」。
至于「每天都过得好快乐」吗?从失去「我们」后就没再有过 …。
在众人面前,伤痕早已无蹤迹,被以为痊癒的你,其实只不过是刻意让身边的人不再担心你。
你没有自己想像中的那幺坚强,只不过是习惯逞强。
有时候房间空无一人,你习惯呆坐在餐桌上,手里握着一杯刚买的 City cafe′,小口啜着,眼神直视着墻壁上挂的那幅毕卡索《The Weeping Woman》你不晓得为什幺盯着它就有股莫名的哀伤 …

你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哀伤或是无精打采。只不过眼神总不能骗人,写实到无法放过自己。瞳孔露出一股情绪,一股极为无感又像是黑洞,强烈到似乎会把自己给吸进去又无力逃脱。
「我们」这词,在生活里已经越来越模糊,甚至快要摸不着痕迹。时间久了,除了习惯没有它,还要刻意让自己变得不需要它。
因为,在哭过的上千个日子里,你痛到只能把一个信念强加进脑袋 …「没有我们,就没有伤心」

-----广告-----


女人愣愣地看着信义区广场的圣诞树、愣愣地看着一双又一双紧紧牵系温暖的手摆动着 … 然后淡淡地笑着说「看来,明年的圣诞节」「又会是一个人了 …」    出处:aiheaven  习惯快乐女人还好只不过男人书写哀伤生活无法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