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马来诗词‧慈济人陈明来心灵富足

创作马来诗词‧慈济人陈明来心灵富足步入古稀之龄的陈明来最懂得利用时间来丰富自己的黄金生活,他除了到慈济协助环保工作及参与大爱爸爸活动外,更利用闲暇时间来创作马来诗词,一篇又一篇优美的马来诗词都是他以脑力及精神激荡而得的,作品让他感觉自豪又有成就感。他曾经在开斋节时邮寄一篇祝贺开斋佳节的马来诗词给首相纳吉,料不到在次年的华人农曆新年,就收到纳吉从首相署寄来的新年贺卡,让他内心雀跃不已。今天,陈明来正积极地把心中慈济的一点一滴以马来诗词方式书写出来,希望透过这些诗词,可以让更多友族同胞认识慈济,了解慈济。与70岁的陈明来打开话题,就离不开他的马来诗词创作。说实话,在马来西亚这片土地上,上了年纪且又有兴趣于马来诗词创作的华人,实在没有几个。但恰恰,今天亮相的对象,就是热爱马来诗词创作的陈明来。陈明来虽然低调,但从他闪烁着亮彩的双眼中,我读出他内心收藏起来的骄傲与自豪。他曾经受访于一家马来报章并且还上过第三电视的新闻节目,甚至也曾被大马语文出版局邀请参与一项非马来人作家交流会,非常了不起。说得一口流利马来话陈明来说起马来话的口音像极马来人,“有一次我与一位新认识的马来朋友以马来话交谈,他露出奇怪的眼神问我:你到底是马来人还是华人,怎幺马来话讲得比马来人还流利?哈哈哈。”陈明来打从心底高兴起来。大家也许会以为陈明来曾是在学校教导马来文的华人老师,所以马来话才讲得如此顺畅流利,其实他不是,“我年轻时从事运输行业,后来协助太太开办幼稚园,一直到几年前才退休。在中学求学时,书包里也只有一本马来文课本,马来话讲得很糟糕。”那幺,是甚幺因由导致今天的陈明来不但马来语讲得流利,而且还懂得创作马来文诗词呢?“全是因为兴趣。”陈明来铁定的回答。他在从事家族运输生意时,经常要跑政府部门办理事务,从中让他了解到马来文的重要性。“在政府部门办事如果不懂得马来文很吃亏,如果你能和马来官员以马来语交谈,你就会获得对方的尊重。”也因此,陈明来告诉自己一定要把马来文学好。陈明来学习马来文不翻查字典,不阅读马来报章或书籍,但是,他每晚必定守在电视机前,用心聆听新闻播报员以标準用词及发音播报新闻,从而一步步学习成功。“我随身準备一本簿子,一旦听到新的词彙就用笔抄下来,然后用心去记。这一种学习方式很容易就可以将文字牢牢记住。”5年前陈明来因为患上眼疾,所以与太太结束了经营数十年的幼稚园,“退休后要做些甚幺呢?我很茫然……所幸有一名慈济的师姐带领我加入慈济,并到巴生中路协助环保工作,让我生活有了寄託。”除了到慈济当义工,陈明来其他时日还是空闲得很,“太太和孩子都上班去了,我一个人守着一间房子,感觉很空虚甚至感觉害怕。但突然之间,创作马来诗词的念头生起,就这样,展开了我马来诗词创作的历程。”藉创作填补空闲时间陈明来不但以马来诗词创作填补了空闲的时间,而且还一头栽下去无法自拔。“以前4个小时在家等家人回来很难过,但现在4个小时创作还嫌时间不够用呢!”马来诗词创作最基本的要求是每一段句子的最后一个音要相同,一向对创作要求很高的陈明来,经常就把自己困在“寻字”游戏里,“要找同音的字并不简单,我有时挖空了脑袋也想不到适合的字,也因为这样,一旦找到适合的字时,那种满足感也特别的强烈。”陈明来要求完美,尤其对自己的创作更不能得过且过,为了求取更卓越的作品,他一直不断加强学习,在创作上也力求精进,有时睡觉睡到半夜,灵感突然涌现,会半夜爬起身将灵感记录下来。他强调,当双手捧着自己满意的创作时,那份喜悦及满足感是金钱无法取代的。从开始创作至现在,陈明来至少已经创作了40篇诗词,他有一个小小的梦想,就是有朝一日可以收集成书出版,让更多人欣赏指正。我们不晓得陈明来的梦想是否能成真,但至少,我们看见了陈明来的用心及付出,在黄金岁月的阶段能藉创作马来诗词丰富自己的生活,单凭这一项举动,已深深教人感动及值得后辈学习。当快乐义工活力再现不愿在家虚度光阴,陈明来在慈济当快乐义工。陈明来每个星期至少两天在慈济巴生中路环保站当义工,此外,他还踊跃参与慈济的课程,并且热心于新芽工作,当获安排任务时,也会与慈济义工一起进行家访及医院访问,近几个月来,还加入了“大爱爸爸”团队,到学校给小学生表演话剧。“一个退休的老人家,最常做的事是在家看电视,或者与朋友泡咖啡店,我觉得这样很浪费时间,而且如此一来,就真的变成退休人士了。”参与戏剧演出加入慈济的活动之后,陈明来感受到内心的活力又再次踊起,他不但身心变得年轻,而且在待人处事、精神心灵上都获得很大的富足,“70岁如果不做一些社会义务工作,会觉得自己很老哦。”陈明来甫与大爱妈妈团队到巴生滨华二校呈现戏剧演出,剧中他扮演一名插队的小朋友浩浩,藉此带出守秩序、礼让的良好行为;聆听着陈明来快乐地分享当天表演的情况,包括自己的演出及小同学的反应,我眼前看到的,是一位虽然年龄达70岁,但却非常具有生命力且十分年轻的黄金族啊!写诗词致首相贺开斋创作诗词向首相纳吉贺开斋,陈明来创作路上获认同。2010年的开斋节前夕,陈明来心血来潮,创作了一首马来诗词向首相纳吉贺开斋佳节,诗词寄出去后,也没有获得甚幺回应,他也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但万万料不到,在次年的华人农曆新年前夕,却在信箱里收到一封来自首相署的信。把信打开,眼前出现的竟然是纳吉寄来的新年贺卡,当时内心的惊喜、雀跃、开心,均是笔墨所无法形容的。陈明来将纳吉的贺卡展示给亲友及一些马来朋友看,结果大家都羡慕不已;说真的,能在新年里收到首相贺卡的普通平民百姓,又能有几人呢?当义工获写作灵感陈明来的创作题材丰富,遇见的人、碰到的事、看见的物都可以作为创作的主题,例如迎接生日时创作了《Sambutan Harijadi》,心痛地球遭人类破坏他写下《Dunia Diambang Kekiamatan》,在慈济当义工有感而发写出《Bekerja Sebagai Seorang Sukarela Di Stesyen Kitar Semula Yayasan Amal Tzu Chi》等等。读过他创作的一些马来朋友都对其创作给予高评价,他也对自己的创作信心满满,但是陈明来觉得自己仍有很大的进步空间。“我在今年2月份曾经参加大马邮政公司的创作竞赛,总共寄出11份作品,我还以为或许会有机会赢得小奖,但结果到现在还未获得消息,看来是失败了。”失败难免会失望,但陈明来并未气馁,他觉得创作是一份让人快乐的事,不应该为一些小挫折而停下来。继续前进,是他生活的目标与方向。藉诗词让友族了解慈济为慈济创作马来诗词,陈明来希望友族同胞透过文字更了解慈济。从去年10月份开始,陈明来就以本身对慈济的认识及了解,以马来诗词的方式为慈济写创作,“这是我自己的兴趣,以马来诗词描写慈济一来可以考验自己的能力,二来是希望透过文字,让友族更了解我们在做些甚幺。”为了这项创作,陈明来参考了好几本相关的书籍,若有不明白之处就向内部找答案,几个月下来目前已经创作了至少18页文字,“我还有最后两章未完成,希望很快可以写出来……但不是心里想快就可以快,创作是急不来的。”/副刊‧报导:高宝丽‧2013.07.26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