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你是我的眼》捐器官‧车祸亡少年救9命

因为《你是我的眼》捐器官‧车祸亡少年救9命(霹雳.和丰20日讯)17岁华裔少年因深受台湾失明歌手萧煌奇所演唱《你是我的眼》一曲感动,而告诉父母,如果他有朝一日不在人世,他愿意捐出体内所有器官以拯救他人性命,结果,天妒良人,这名少年竟于上週五因遇车祸而脑死,其父母为替亡儿圆愿,遂忍痛捐出亡儿逾9个器官,包括心脏,让9名病患喜获新生机会之余,也让亡儿得以遗爱人间。这名年纪轻轻即已心生大爱精神的少年林伟杰,来自和丰亲善村新市镇,他在家中排行第三,上有一对兄姐和2名弟弟。后脑重创林伟杰是于本月14日晚上10时许,由友人骑摩多载送他外出途中遭遇车祸,以致后脑重创,经抢救后仍无法甦醒过来,医生于週二宣布他脑死,而他过后也于週三上午10时18分撒手尘寰。现年47岁的林母容兆娟接受《》访问时说,怡保中央医院深切治疗病房的医生是于週二替儿子进行测试时,发现儿子已经无法自行呼吸及心跳,必须依靠仪器延续生命。她听闻这项消息后,感到伤心及害怕不已,但始终不甘心,并要求医生当着家人面前再测试一次,而她也想亲眼看着儿子离开。“医生过后在我和丈夫,孩子及亲戚面前,再度展开约20分钟的测试,包括检查儿子的眼睛及耳朵等部位,结果还是一样。”医生于週三上午10时18分正式宣布伟杰已经死亡,在场者包括他的父母、兄姐、弟弟和舅舅。“医生宣布儿子死亡前约一小时,我与丈夫已经签署了器官捐献卡,同意将儿子所有可用的器官都捐献出去;院方于当天中午1时许陆续从手术室取出儿子的器官,并于当晚8时许才完成。”当天下午5时许,容兆娟便接到一名来自吉隆坡心脏中心的华裔医生来电向她道谢,并告知儿子的心脏已经成功移植给一名病人,并且手术非常成功。“对方还透露是使用直升机把儿子的心脏从怡保运送到心脏中心,并不断答谢我,还说我跟我儿子都会很有福运,我听了,心里也感到安慰。”悲中想起帮儿完成心愿当医生告诉容兆娟,指儿子可能不会醒来时,她从悲恸情绪冷静下来后,反而想起儿子生前曾指要捐赠器官的事情。林伟杰于上週六凌晨3时许被送到怡保中央医院,清早6时许便开刀消除瘀血,手术直到9时许才结束,但却需留在深切治疗病房24小时,以便院方观察他的情况。不过,伟杰却没有在24小时内甦醒,医生过后宣布,死者部份脑细胞已经死亡,伤势严重,左后脑有3寸裂口,尚未度过危险期,也可能不会醒来,就算醒来,亦可能变成植物人。容兆娟听到医生这番话后,随即悲从中来,却也想起了儿子说过有意捐献器官的意愿,便立即向医生提出。“我想藉此帮儿子做好事,我相信,他也不会反对我的做法,当时的医生却安慰我,先等儿子渡过危险期再谈,他也矢言会尽力抢救我的儿子。”盼受惠者好好活下去院方曾向容兆娟披露,日后将寄信给她,以说明器官受惠人士的种族、年龄与性别,而容兆娟也希望受惠者能够珍惜得来不易的器官,并且好好地活下去。一名前来拜祭伟杰的女医生也告诉容兆娟,伟杰的器官暂时已让至少9个人受惠。“我们这样做,是要完成儿子生前的心愿,让他在下一世也更有福报。”说到这里,痛失爱儿的容兆娟禁不住哽咽起来。歌词感动捐器官很伟大容兆娟披露,儿子最爱听的歌曲是台湾失明歌手萧煌奇演唱《你是我的眼》,歌词的内容让儿子深深感动。她说,儿子之前跟她及丈夫闲聊时,曾经提到,希望日后自己不在人世时,可以将器官捐献给其他人,因为他觉得这样做很伟大。“我当时还笑说,你要捐献器官,别人就要接受吗?也要别人适合啊。”曾清醒认出兄弟嚷着回家林伟杰出事受伤后曾一度保持清醒,并在医院认出哥哥林伟豪与一名弟弟,他当时还一直嚷着要回家,但当他因伤势严重而昏迷过去后,就没有再醒来。伟杰的5名同学于本月14日晚上10时许,分乘3辆摩多到来家门,以结伴到珠宝拱桥寻找朋友喝茶,伟杰告诉母亲:“我要出去”。由于他刚刚退烧两三天,加上已经深夜了,故母亲初时并不赞同他出门;惟母亲过后禁不住同学的游说,最终还是点头了,伟杰还答应会早点回家,便坐上同学的摩多离开。母禁不住游说让儿外出伟杰当时坐在摩多后座,途经和丰农业局的畜牧场与洋灰厂一带时,现场两三盏路灯刚好失灵而一片漆黑,摩多不慎撞上中间分界堤翻覆,死者跌倒时,翻了几个跟斗,后脑因而受到严重撞击而昏了过去。由于骑士只是全身擦伤,其他4名同学围住了伟杰,慌张地不断呼喊他的名字;伟杰在一两分钟后醒了过来,说了一句话:“我要回家”。碰巧一名热心的印裔司机路过,赶紧把死者载到和丰医院,同学也马上致电伟杰哥哥林伟豪。此外,现年21岁的林伟豪指出,由于隔天是观音诞,母亲已经出门到庙里拜拜,他便与一名弟弟赶去医院,见到伟杰时,他仍保持清醒,脸部没有表情地告诉他:“我头很痛,载我回家。”伟杰过后感到肚痛,如厕回到病房躺下,便昏迷了过去。由于伟杰经过X光扫瞄诊断,医生发现后脑出现瘀血,院方即刻安排救护车把死者转送怡保中央医院,以进行脑部手术。父:鼓励公众捐器官遭受白头人送黑头人之痛的林父林天贵说,据他所知,儿子捐出的器官,包括皮肤、骨髓、眼珠、骨头与心脏。“我们这幺做,也是想鼓励社会人士,不要有任何避忌,反而应该把器官捐出,帮助有需要的人士,让已逝者遗爱人间。”现年51岁的林天贵是在新加坡担任修理摩多技工,他接到儿子出事的消息后,马上赶回家乡,并于上週六傍晚抵达住家。“儿子去世后,逾百名师生前来拜祭,并哭红了眼眶,大家都对他的离世依依不捨,并讚扬生前就决定捐献器官的儿子很伟大。逾百名师生拜祭他指出,他们一家是佛教徒,儿子的葬礼将以佛教形式进行,并会诵经两晚,于週五上午举殡,遗体送到巴占极乐社火化,过后安葬在和丰的明德善社。爱烘麵包想开茶室林天贵披露,儿子林伟杰生前在和丰兴中就读中五,并準备于今年11月参加大马教育文凭考试,他还曾对母亲说,他想考出几个A的佳绩。他说,儿子非常乐观开朗,平日爱打篮球,还时常跟家人开玩笑,是家人眼中的开心果,也习惯在家里做麵包让家人品嚐,甚至透露,日后想开一间茶餐室。“他的成绩属于中等,在学校结识了很多同学,也深得老师的喜爱,还说,有老师要认他为干儿子。”‧2011.10.20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