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春强设计马来结婚礼服闯出春天

莫春强设计马来结婚礼服闯出春天从小就爱美的莫春强在22岁那年,从柔佛新山北上吉隆坡修读服装设计课程,他毕业后,曾在吉隆坡多家男装店任职后,才赴新加坡深造,1993年,他选择留在新山发展。过后,由于市场淡静,他有感新山服装界的发展停滞不前,遂决定于1996年重返吉隆坡闯蕩。当时,国内的经济环境并不好,他也找不到工作,最后唯有在学院执教服装设计课程。执教鞭,是他人生的一个转捩点。“当时,我有很多马来学生,所以,我就开始着手设计马来服装。虽然我后来也曾试过两次开店,但却不成功,而我开设的店也因此倒闭。”莫春强自认是一个成长得很慢的人,不愉快的家庭关係也造成他的内心软弱,心里总是有很多想法,且凡事都要求做到最好。他说,他在18年前开始缝製马来婚纱,并在这个领域浮浮沉沉多年,最后,他才通过信仰和辅导,从黑暗中走出来。当时,他已是四十多岁。现年48岁的莫春强专门设计马来婚纱,且是国内少有的华裔马来婚纱设计师,他自创的品牌“James Mok Couture”于4年前在马来市场冒起,目前已具有一定的知名度。“Couture是法语,指的是高级的订制服装精品室,每一件衣服都是一个设计。在外国使用此字眼必须符合一定的条件和水準,但在马来西亚却没有限制。”莫春强的婚纱设计主要是走西式风格,即把西式婚纱设计融入马来婚纱中。“马来婚纱有两种形式,其中一种是西式,但一般马来新娘在包头巾方面还是有很多挣扎,一些思想开放的新娘选择不戴头巾。而另一种马来婚纱则是传统式婚纱,带有很多钉珠和蕾丝,设计非常夸张,正如马来人所说般,新人就是国王与皇后。”马来婚礼设有颜色主题,在找布料和配件方面也得费一番功夫,所以成本很高。莫春强主要是扮演供应的角色,所以,许多马来婚纱店在接获订单后,都会把订单交给他做。“普通一对新人的礼服要价两三千令吉(供应价),单单是成本就需千多令吉了,因为钉珠和蕾丝实在太多,而5000令吉则是一般设计师要求的价钱。这些蕾丝都是我亲自到泰国、印尼、广州寻找和採买,最便宜的货品当然是产自本地的,至于产自欧洲的蕾丝则太贵,没有多少人负担得起。”他指出,现在流行宋吉(Songket)布料,不少新人的礼服都是用宋吉缝製而成,他也用宋吉缝製燕尾服供新郎穿着。由于现在的汇率高,莫春强多专注在新加坡市场。“新加坡的马来人有约三万人口,他们一直都很依赖吉隆坡的市场,且常北上吉隆坡寻找价格合理的婚纱与好的设计师。他们也很喜欢华裔设计师,因为后者较有纪律,且服务不错。至于一般马来设计师虽很温和,但始终没有做生意的干劲,所以,平均每10间由马来人经营的婚纱店中,只有2间可以长期生存。”量身订做市场大逾90%马来新人礼服都是量身订做而成,莫春强披露,这是马来人的文化。“现在,他们还是很喜欢订做礼服,即使是租穿,他们也要求是第一手,如此一来,多数礼服都是根据新人的身型量身订做而成。”莫春强虽提供婚纱给马来婚纱店,但他却非设计大量成品供应市场。他的生意网极大,而他供应婚纱给马新两地逾五百家马来婚纱店,这还不包括网上客户。“我在5年前参加一场马来会展后,很幸运地开始成名,目前,我在面子书上也具有一定的知名度,且接到越来越多的订单,生意可说是做不完。”目前,他在吉隆坡安邦设有一间门市店面,以及还在扩大中的15人製作团队。今年3月,他欣然参加雪兰莪梳邦再也One City策划的婚纱城,好让他的马来婚纱事业得以更上层楼。前卫礼服摆3年才卖出虽说莫春强在马来婚纱界有一定的知名度,但他鲜少在媒体前曝光,因为他说要以实力证明自己。“曾有马来电视台想要专访我,但他们却事先要求我赞助衣服给他们,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每一件礼服都很贵,更何况我也是才刚起步,根本负担不起这个成本。”不过,他很有自信地说,总有一天,他会再次获得马来媒体的关注,因为他已具有一定的实力。“我的梦想是要做最高水準的婚纱,并把最新技术带进马来市场。”“不过,这一切不能操之过急,得要迎合市场,不能走得太过前卫。我试过设计太前卫的礼服,结果在店里摆了3年才卖得出。”他指出,马来婚纱界不像华裔婚纱界,全马约有三千多间马来婚纱店,却都分得很散,没有特别出众的店面。“马来婚纱店并未像华裔婚纱店般集中在同一个地区开业,而且他们也都还在学做生意,所以,我就得配合和支持他们,因为他们的市场实在是太大了。”马来市场分等级虽然华裔婚纱市场未分等级,但马来婚纱市场却分等级,莫春强解释说:“马来婚纱市场和华裔婚纱市场大不相同,前者的市场主要是分成低、中、中上和最高级的等级,至于最高级的消费者指的是拿督拿汀级的人物,一般上,一名设计师在一个时段内只专为一人服务,而这也是许多设计师的梦想。虽然市场越小越难做,但你要有一流技术和勇气,那就不是问题。”莫春强的客户主要是中上阶级的年轻专业人士,他们都很喜欢模仿高级阶层的风格。他披露,他曾经进入名人的高级市场圈子,最后却选择退下来,因为他深知那个市场的生意不好做。“首先,他们要求高,所以,设计师必须先作好自我準备,接着,他们得有一支团队来完成工作,尤其在钉珠方面更是需要很强的技能,才能迎合精美的设计所需。我现在的团队还不够强,而我想要的人才,我又请不起,只好自己亲手设计,不仅如此,我还得自行找珠子和剪裁婚纱,真的很累。”当然,他还是会把高级市场视为目标。“我计划在这一两年内专注于中上市场,过后才慢慢冲入高级市场,因为那里还是最赚钱的领域。但相对的,那个领域的压力也特别大,因为每一件衣服都是试验性的,这是一项挑战。”马来消费模式惊人结婚是人生大事,而马来人对婚礼更是慎重其事,且儘量把婚礼办得隆重。莫春强说,马来人对婚纱的消费方式与华人的大不相同,因为他们通常是把服装消费排在第一位,接下来才到家具装潢,反观华人则是注重食物,并把衣服消费排在最后。“月薪两千令吉的马来人可以花800令吉来买衣服,特别是年轻人的消费方式更是疏爽得令人吃惊。此外,由于华裔在结婚的消费方面多数由新人自行承担,而年轻马来人的结婚消费则多是由父母埋单,所以两者在消费时,态度大不相同。”接着,他再举另一个例子说明。“有一天,有七八个年轻马来男子伴随着一名即将结婚的男子进入我的店里后,即齐齐坐在沙发上滑手机。当我问他们是否知道礼服的价钱时,他们说不知道,并强调只要穿在身上好看就可以了。“他们可以花费逾千令吉来租一套礼服,但华裔却不会这样做。所以我说,马来婚纱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市场,只要能掌握到他们的文化、性格和思想,就会成功。接下来,我想推出现成的马来男装,因为市场目前很缺乏。”(/报导:李翠媚)‧2016.04.03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