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札特不是奥地利人:3个关于音乐神童的错误轶闻

莫札特不是奥地利人:3个关于音乐神童的错误轶闻

大部分的古典音乐爱好者都喜欢莫札特,原因当然不只是喜欢莫札特巧克力─裹着巧克力外衣的杏仁糖用锡箔纸包着,也是因为喜欢他写的音乐,熟为人知的诸如小夜曲、G小调第40号交响曲、土耳其进行曲,莫札特在台湾的欢迎程度只有贝多芬可以比得上,真是多亏了着名的垃圾车歌─给爱丽丝。

莫札特的音乐几乎是一听就不会忘记,能够激起听众内心的情感、安抚我们的内心,让人感到快乐及满足。很明显地这跟莫札特的作曲方式有关,他的曲子就像在叙述一件事但同时又在试图扰乱我们的情感,虽然一开始听到可能会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之中出现情感上的连结最后带给我们的感觉都是好的。

一开始听他的第20及21号钢琴协奏曲的第二乐章时,会感觉到情绪越来越高张,中间伴随着突然的放鬆,一连串的情绪起伏转化成音乐:两首曲子一开始的两小节好像丢给听众一个问题,但是在接下来的两小节就给了答案,整首曲子不断重複「问题→答案」的模式,完整地解释在问题中描述的事物,最后都会回到一开始在第三及第四小节就给的答案。听者在情绪上经历了一段对话,内在心灵感到满足还有喜乐,这正是莫札特想要带给听众的东西。

除了以音乐技巧的方式,还有其他方法可分析我们听莫札特会感到幸福的原因,生物认知演化学家 (研究人类大脑如何运作以适应周遭环境的变迁进而生存)认为音乐对人类适应环境的能力并未起任何作用,音乐心理学教授平克认为音乐只是「听觉的乳酪蛋糕」,以此解释莫札特音乐带给我们的喜悦感,他的音乐就像乳酪蛋糕一样可以刺激、模仿我们的感官,感官已经帮助人类在险恶的环境中生存几百万年了。而现在刺激感官的方式则是在音乐厅里享受音乐,莫札特的音乐带给我们的感觉就像是听觉上的「莫札特巧克力」。

不过还是让我们再回到莫札特本人吧,相信大家都听过关于他的轶闻趣事,特别是他被封为「神童」、看到乐谱马上就可以弹出音乐,并即兴将乐曲改编成好几个版本,另外一件熟为人知的事就是他6岁时在泰瑞莎女皇面前表演完后直接爬到女皇的腿上坐着,可是有的人认为后者只是奥地利人虚构的故事。

可以想见的是关于莫札特的种种,在他身后是变成的是传奇故事而非单纯的事件。

我们先来说说一个令人沮丧的事实吧:莫札特不是奥地利人。身为一个奥地利人的我还蛮难过的,虽然他出生于萨尔斯堡,但是当初萨尔斯堡并不属于奥地利而是个独立的总主教教区,由总主教治理 (莫札特曾经为总主教服务过)。历史在这边有点複杂,所以我们不会讲太多细节,反正在1805年萨尔斯堡划归给奥地利,可是当时莫札特已经过世14年了。

另一个关于莫札特的传闻则是他死时身无分文,照理讲他很有钱但是在过世前几年已经欠下大笔赌债,也因为对朋友太过慷慨而经济拮据,当他过世时已经没有任何积蓄,当时社会动乱不已,土耳其战争失败、喜爱他的约瑟夫二世过世、维也纳贵族纷纷回到自己的封地、还有他妻子高额的医药费,在在都影响着莫札特,但是他坚持相信厄运很快就会过去,的确,如果他再多活几年他的经济状况也许会好转,因为早就有一些机会在等着他。

有关于他葬礼的描述也是世人错误的猜测,我们对整件事情其实不甚了解,可以确定他是被葬在维也纳郊区公共墓园里,但墓园位置已经不可考,而且除了挖坟者之外没有任何人在场,可是上述的埋葬方式完全是根据利奥波德二世皇帝下达之有关葬礼的法令进行:公墓必须设在郊区;遗体必须装在亚麻布袋里埋葬且没有棺材;一个墓位里可以有埋有多具遗体;葬礼不许有致词;晚上六点后才可将遗体从教堂移到墓地等等。当时维也纳85%的葬礼都是这幺进行,除了之后法令有些修改而有例外,和传闻不同的点还有:莫札特的丧葬费是由某位维也纳贵族支付的。

最后当然不能不讲到关于他被毒死的事,很多人以为莫札特是被他的大仇敌萨列里下毒杀害,萨列里是当时知名的义大利歌剧作家及作曲家,因为嫉妒莫札特的才能痛下杀手,这个传闻是很好的电影题材,米洛斯福曼执导的知名电影《阿玛迪斯》就把这段故事纳入,可是这件事一点事实根据都没有,莫札特死因众说纷纭但是最有可能死于风湿热,最后心脏衰竭于病逝,如果他活在现代可能以接种疫苗的方式治癒。

如果想要知道更多关于莫札特的故事,建议阅读 V. Braunbehrens的 Mozart in Vienna, 1781-1791。

Related Posts